There, far beyond river


远在小河的对岸
(Там, вдали за рекой)

远在小河的对岸有点点火花,
天空褪去了最后的晚霞,
一连青年骑兵,一齐跳上战马,
跃过田野到前面去侦察。

他们在静静的黑夜里纵马向前,
长久奔驰在辽阔的草原,
突然远远河边,刺刀光芒一闪,
原来这里是白军的防线。

伍扑向那敌人,锐势不可当,
和那白匪军血战了一场,
一个青年战士,突然受了重伤,
共青团员他跌倒在地上。

倒在地上,他慢慢地合上眼睛,
他向自己的铁青马叮咛:
“马儿呀,我的战友,转告我的亲人,
我为工人阶级而牺牲。”

小河对岸的火花已不再闪耀,
黑夜过去了,天边已破晓。
年轻人的胸口,流出许多鲜血,
鲜血染红了青青的野草。

Source: Sogwang